奥术执政官第八章最多超两点

2020-01-26 19:20:53 来源: 临沧信息港

奥术执政官 第八章.最多超两点

“所以,你在周六的时候去取得了贤者之剑的资格?”拉切尔从古斯塔夫手中接过了那枚贤者之剑的徽章,放在手中观察着。

徽章整体为黑铁铸造,上面的图案是一个贴附地面,悍然出剑的剑手,身边描绘出因急速运动而产生的气流方向。这是贤者之剑职业中五级之前的徽章,之后五级为界限,每过了门栏之后,剑手都能够重新获得一枚材质不同并且崭新新的职业徽章。

古斯塔夫把徽章拿回来之后,点了点头。

“是的,我已经成为了一名贤者之剑。”

“你以后准备以贤者之剑作为自己职业生涯的起点吗?”喀莎有些遗憾:“使用奥术,想要绕开次等禁魔的体质,还是有一些办法的。”

古斯塔夫摇了摇头:“事实上,对于奥术的方向我已经有了一定的想法。成为一名剑手一方面当然是因为暂时不能够使用奥术,另外一方面也有我个人的一些憧憬在里面。”

拉切尔笑着说道:“这个我们是知道的,山海百族那边的人信仰于自身的强大,崇拜于祖先的意志,武僧,剑圣,剑手,影日……这些职业都是你们那边最火热的选项。按照我们的理解,这个或许是你们的某种‘集体意志’?”

古斯塔夫笑了笑,并没有说话。

现在是在奥术模型结构的课堂上面,因为古斯塔夫的原因,喀莎的‘小团伙’已经把位子移到后面去了。尽管凯瑟琳依然保持着生人勿近的本色,但是好在古斯塔夫能够充当这个小组的对外联络人员。

“凯瑟琳,那你呢?我们总是在课后的演练场上看见你正在锻炼武技,或许你也准备以战职者的身份活跃下去?”喀莎带着微笑,向凯瑟琳问道。

似乎是有些不习惯和这么多人一起相处,凯瑟琳微微皱了皱眉。

出于礼貌,她犹豫了一阵,还是开口了:“奥斯特家中有很多职业路线,除了瑟曼留下的血脉进阶之外,我比较感兴趣于塔克奥斯特先祖遗留下来的职业路线。塔克奥斯特先祖的职业特性偏向于法职者的施法向规则,这也是我为什么要来到伊格布雷接受奥术教育的主要原因。”

对于喀莎,拉切尔,罗肯这样的桌游爱好者而言,熟悉各个势力的头面人物数据是必须掌握的技能。而凯瑟琳提到的塔克奥斯特则更让他们感慨。

“塔克奥斯特!传奇强者!我真羡慕你,凯瑟琳。”拉切尔有些兴奋地说道:“这位可是你们家族中在瑟曼之后的第二位光辉人物,曾经杀入了深渊十三层的狂人!如果你允许的话,能不能具体地和我说说看,你的这位祖先的具体能力?我知道这位阁下和瑟曼是走得不同的路线,专攻于血脉中的魔法力量,但是具体是如何的,我们第二共和国之中的文献并没有过多提及。如果以后要制作人物卡,按照现在残缺的数据,一定会产生不小的偏差。所以,你能把塔克奥斯特阁下的一些事迹和我详细说说吗?”

凯瑟琳看向了古斯塔夫,似乎对于‘人物卡’之类的词汇非常陌生。

“拉切尔说的是一种桌面棋牌,以汤普森出版社发行的传奇规则第三版为基础,可以推延重现当年一些重要事件的桌面冒险游戏。”古斯塔夫向凯瑟琳解释。“如果有兴趣的话,周五的时候可以一起去瑞德法尔中的桌面俱乐部里面看一看。在魔法棋子和微缩地图的帮助下,体验感觉非常棒。”

凯瑟琳嗯了一声,想要继续发表对于这件事情看法的时候,奥术模型结构课的讲师已经进来了。

与同为讲师的费尔奇不同,讲师默克是一个非常严厉的人,简直有些病态的执着。他的目的是向学员们讲解一个标准奥术模型的结构组成,还有大体描绘如何创立和修改一个标准奥术模型。

原本有些讨论的课堂冷静了下来。

默克把一叠奥术模型推演的作业放在了讲桌上面,说道:“这些是上个星期的课题,你们自己下来把东西拿回去。”

学员们纷纷起身,排着队伍到了前面去取回自己的课题演练。

拉切尔懒洋洋地坐在位子上,小声说道:“喀莎,周一的时候我总是缺乏动力,那么我能够拥有这个荣幸请到你或者罗肯去前面帮我把东西拿回来吗?嗯,或者是古斯塔夫也可以啊。”

古斯塔夫他们向后看了看,拉切尔在做着鬼脸,俏皮地笑着。

走到了前面之后,古斯塔夫迅速地浏览了一下,把自己的课题取了回来。

在前面和讲师默克的眼神稍稍交流一下,后者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似乎是表示了某种期许。

喀莎第一个取完了,她的手上有两份课题,轻轻晃了晃,在提醒后面的罗肯和古斯塔夫不必再去找拉切尔的那一份了。

而在古斯塔夫之后,凯瑟琳也把自己的课题拿了回去。

“你们都是什么评价?”每一次的课题结果下达之后,各自的小团体都会有一场小型的讨论,互相看看自己的组员的分数。

拉切尔虽然自己不想去多走一趟,但是还是非常喜欢看看分数的。

“93得分点”罗肯第一个回应,非常干脆。“我在共鸣结构设计上出了问题,没有考虑到整体的精神频率共振,导致结构在后续的模拟之中出现了偏差。”

“我也差不多,”喀莎抿着嘴,有些遗憾地说道:“或许是因为我性格的原因,让我选择了很多固有的方法进行演绎。这份课题被默克评价说是非常古旧的设计,缺乏新意和激情。”

“85,得分点”凯瑟琳的语气带有不甘,“是我低估了奥术结构的严谨性,思维中或多或少带有古斯坦王朝的风格,被评价为太过粗糙和低劣。”

拉切尔笑嘻嘻地:“看来这一次我要居于首位啦?”

“哼哼……”把手里的课题显摆出来,拉切尔刻意摆出了‘傲慢’的表情:“98点得分点,只是因为被评价字迹潦草才被扣除了两分。”

古斯塔夫笑着看着自己的小伙伴们。

“还有古斯塔夫的没有看呢,你怎么知道自己就一定能排在首位?”罗肯这个人平时都是很友善的,只有面对拉切尔的时候才会流露些许的青年习性。

“嗯?”拉切尔眯着眼睛:“古斯塔夫,把你的分数拿出来看看,低于98点,我就赢了;高于98点,最多也就多两点嘛。”

古斯塔夫摇了摇头:“算了,不必要了。”

拉切尔伸出手去,快速地把古斯塔夫的那一份抽取出来。

“我看看,弄得这么神秘。也就……105得分点?”拉切尔看了看之后,再次确认:“默克的评语是‘扎实的基础之外,纸面字迹清晰而标准。能够进行合适的技巧型展示,对于分流结构的处理让人叹为观止,额外奖励五个得分点’?”

“嘿,有意思了!”罗肯微笑:“刚才也不知道是谁说的,无论古斯塔夫得分如何,最多也就超两点?”

重庆华肤医院在哪里
北京北城医院地址
贵州有哪几家可以治疗癫痫
安庆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运城妇科医院排行榜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