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黠鼠落网记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08:20:08 来源: 临沧信息港

引子:  苏轼在《黠鼠赋》中写道:在夜间,一只老鼠坠入口袋中,于是,老鼠故意发出咬啮声响,当主人打开口袋查看,只见一只死鼠在其中,书童心里纳闷,刚才还听得吱吱地叫声,怎地却是一只死鼠?遂将口袋倒过来,那鼠落地后,急速跑掉,即使动作再敏捷的人也难以捉住它。是故,苏轼感慨而谈:“我听说在所有的有生命的生灵中,没有哪一个能比得上人聪明的,能驱使万物而成为的主宰的人,终了却被一只老鼠所支配利用,人的智慧又都表现在哪里呢?”  现在要说的就是一个具有像黠鼠一样狡诈的人,他施展的是黠鼠的伎俩,虽然诡计多端,但终究不过是狡猾的鼠辈而已。   二零零七年的那一年,在这个胶东半岛上的一个海滨城市的经济开发区的工业园里,有各种各样的公司分布在这里。其中有一个叫做“兴亚汽车模具有限公司”的小型企业,占地二十多亩,员工百十号人,专门生产一些大型企业委托生产的汽车零部件。虽说与大公司相比,公司的规模及效益,技术和设备都是没有可比性,但这船小掉头快,也使得像“兴亚”这一类的小企业,在汽车制造业的行当里,如同雨后春笋一般破土而出。这种小企业,公司内部机构简单,管理粗放,生产采用承包制,人员流动性大。如今又赶上这世界性的金融危机,这个行业中的企业,也毫不例外地受到当时的这种危机的冲击,不是缺人就是缺钱,难免不了一些公司饥不择食,也就降低了用人的标准。于是就有了一个异常狡猾的老骗子,摸准了这小公司在管理上的漏洞,趁机作案,在这个城市的一些小公司中,先是从兴亚公司开始,招摇撞骗地演出了一场闹剧。     章 孙副总堂皇粉墨登场 柳主任请神先自失算    一个早晨,兴亚公司的杜老板坐在自己宽大的圈椅里,他撂下手机,回味着刚从青岛一家同行公司打来的电话,那家公司的一个副总,给他讲的一些信息,十分诱惑人。都是有关市场,有关同行企业的内部消息,这都是让杜老板为感兴趣的。那个副总是一个姓孙的老头,他热情地邀请着杜老板,请他在“时间许可的情况下,在近期来一趟青岛,他可以将自己掌握的一些市场信息,当面转交给老板。”  杜老板思索了一下,拿起手机,便给自己的左膀右臂之一的柳主任打去电话,要他即刻到他的办公室。  不到十分钟的功夫,柳主任就来到杜老板的面前。  这柳主任,是杜老板的心腹干将,人长得不高,身材消廋,却是精明强干,虽然执掌者公司办公室主任的职务,由于和老板有着一层表兄弟的关系,就和大部分家族企业的内部管理模式一样,实则是杜老板的智囊人物。  柳主任在办公桌面前坐定,杜老板就向他开口说道:  “目前公司在市场上几经受挫,许多合同都被别的同行厂家劫走了,我们需要了解市场,恰巧我认识的一个副总,是在青岛,听说你要到青岛办事儿,那就有劳你走一趟,去和那个孙副总会个面,摸一摸情况……”  杜老板说到这儿,叹口气,神色忧虑地接着说道:  “我们公司虽小,现在的困难可太多了。以前的生产却总还是饱满的,可如今,订单严重不足,生产情况更是每况愈下,更苦于找不到合适的管理人员,如若可能,你可在外面物色一些懂我们这一行当的管理人才,我们是需要人的。”  柳主任开口问道:“这孙副总是怎样的人物?为何偏要向我们公司提供这些如此重要的信息?”他想尽量多掌握一些即将会面的这个人物的有关情况,以便能更好地和他接触。  “和他认识,但也不知道他太多的情况,只是在几次行业会议上见过面,说关系,也不过是一面之交。”杜老板回忆着他所能记起的孙副总的印象,接着说道,“不过此人极其善谈,巧于周旋,很会应酬。看着做事老道,显得城府很深。这也难怪,干我们这行的,都是和工人一起摸爬滚打出来的,若是不精明一些,哪能管得了那些强悍的工人。”  杜老板边说着边将几张有关这家公司的宣传广告资料,递给柳主任。  柳主任接过这广告页,撩了几眼,便放进自己的提包里,起身和杜老板告辞,随后便开车直奔青岛而去。  此刻,正是上午八点多钟的时候,仲夏季节的胶东半岛,正是阳光明媚、山清水秀的大好时光。柳主任独自驾车行驶在公路上,面对窗外的大好风光,他丝毫不能使自己的心情轻松下来,他心里仍在想着这一段公司里的事情。  如今这全球性的金融危机,已经波及国内的沿海城市,但就这钢铁价格就已经令公司吃不消,加上公司各项成本的上升,车间工人的锐减,尤其这懂生产和技术的管理人员,如同走马灯一样地更换,公司已经是步履艰难,这柳主任的日子自然是不好过的。公司下属的六个车间,已经有两个主任的职位空缺,那负责公司生产的副总经理一职,已经悬着几个月,一直由他代理着,他每日几乎是顾了东面就顾不了西面,尤其是那两个没有人管的车间,几乎是事无巨细,须得事必躬亲,一天下来,,可谓是焦头烂额,疲惫不堪……  一想到这些烦心事儿,柳主任心里哪还有什么心气去欣赏窗外的景象,还是快点到青岛吧,得和那个孙副总先见面,还有两家合作公司要他去协商一些事情,争取明天一早就赶回来,公司里还有一摊子事儿,等着他去处理呢!  柳主任飞快地开着车,三个小时之后,他已经站在青岛嘉和公司的大院门口,和传达室的人说明来意不久,便听见一通沙哑的声音,传了过来。  “欢迎,欢迎!你是柳主任吧?我想是的,我刚接到贵公司杜老板的电话,知道你要来,哈哈!这不就来了吗?”  话音未落,就见到一个穿着灰色工装的老头,急匆匆地从院里跑了过来。  此人正是老孙头,也就是青岛嘉和公司的副总经理。这是个干瘦矮小,微微佝偻着背,年近六十的小老头。他长得瘦长而又黑黝黝的脸,花白的头发,那双细小而又浑浊的眼睛,看着无神而又目光不定,脸上挂着笑容,说话客客气气的,令人感受到一股谦恭卑下般的客气。  一番寒暄之后,柳主任便在老孙头的带领下,来到他的办公室,俩人在办公室坐下,老孙头殷勤地献茶,敬烟,亲热得叫柳主任感到,这孙副总真是个热心肠的人。  “听你口音,是东北人?”老孙头一边点着香烟一边询问道。  “是,家里原在沈阳。”柳主任应酬着回答。  “哦!感情我们是老乡呀,太巧了,太好了!”  老孙头一面说着,一面表现出惊讶的神情,他站立起来,向另外一间屋子喊道:“小王!将我那朋友新送来的‘碧螺春’拿来,我有贵客朋友来了。”  老孙头显露出更加的亲切和格外的热情,柳主任感受着一种“他乡遇故音”的气氛。俩人很快地熟悉,相谈甚欢地聊了起来。  片刻,从门外走进来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白净略胖的脸,在看到柳主任的瞬间,笑容中闪现出一丝的羞涩,她将沏好的茶,放在柳主任的桌前,便就退去。  俩人接着交谈着。老孙头将一些国内大客户即将投标的有关情况详细道来,包括那些客户的“发包”中可能存在的项目,设计上的复杂系数,数控加工的难度以及验收时对方的检验手段,详细得如数家珍一般地说了个遍。  柳主任惊讶地看着这孙副总,他有些不相信,如此重要的商家机密,他怎能就这样轻易地告诉公司以外的人。但是一想到能得到如此宝贵的信息,对自家公司可谓是雪中送炭!这是一个太好的机遇呀!柳主任心里暗想着,表面仍然不动声色,他盯着老孙头的脸,想从眼前这夸夸其谈的老头的脸上,判断这一席话究竟有多少可信度。  “啊,这些信息,都是在一个月以前,在上海,在一个技术研讨会上,我的一些过去的老同事和老同学,当然他们都已经是一把手的老总了,他们私下里告诉我的,可靠!”  老孙头呷了一口茶,点燃了一支香烟,然后笑眯眯地接着说道:“早就听杜老板提及过你,说你是公司里不可多得的管理人才,听说你们的‘6S现场管理’就是由你带头搞的,我们还曾经去人到你们贵公司,专门学习了一次呢!”  “哦,客气了,华而不实,搞得不是太扎实。”  柳主任嘴上谦虚地回应着,心里多少有些飘然,听别人夸奖自己,终究是感到舒服的。  “对了,杜老板跟我说过,你是他的表弟,让我对你多加关照。”老孙头像是无意间随口说出这句话。  柳主任心里却是一惊,暗自思忖着:“这种私人关系,就是在兴亚公司,也只是极少数的三两个人知道,这孙副总居然知道,而且是杜老板亲口告诉他的,看来,这孙副总的确是不简单……”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进来一个青年工人,诉说着一些生产现场上的事情,请求孙副总做出决断。柳主任亲眼见证了这老孙头处理问题的迅速、准确与果断。几乎就是五六句话,将解决问题的方法手段,说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柳主任在一旁眼里看着,心里也不由地由衷暗自佩服,“果然是搞管理的一把好手!”  下来的时间里,按照柳主任的请求,老孙头带着他的这位老乡朋友来到了生产线上。都是内行,柳主任将几个车间的设备和现场的生产状况看过以后,明白了老孙头的这家公司所生产的产品和规模都和兴亚公司如出一辙,同样是一家小型的汽车零部件的生产厂家。  这老孙头在生产现场陪着柳主任走了一圈,边走边指点着给柳主任听,还不断地板着脸,给那些部门的负责人说着训斥的话,看着下属们唯唯诺诺的回答,柳主任再次感到这老孙头在工作上的细心。  中午饭由老孙头款待,在一家饭店里,大厅豪华,饭间雅致,山珍海味,菜肴丰盛。柳主任先是感到不解的是,在别的单位请餐时,大多要有数人陪同,可眼下只是老孙头独自一人。一想到所谈的都是比较敏感的话题,也确实不适合有旁人落座,柳主任心里便就不感到有什么不妥之处了。可是,接下来的边吃边谈的一番话语,却令柳主任不得不专注起来。  几杯酒落肚,俩人兴致渐浓,看似略有醉意,但两个人各自肚子里都在盘算。老孙头举起酒杯,向柳主任爽快地说道:“你大概疑虑我为什么会将这么多的信息告诉你,那是因为我看杜老板为人忠厚,我们早就是朋友,再说,我和嘉和老总相处一直不好,他一直扣着我的差旅费和我半年的工资,太不够意思!我早就不想在这儿干下去……”  柳主任闻听此言,先是心里一愣,仔细琢磨,感到老孙头此番话,倒是符合他将如此众多的信息告诉自己的逻辑,否则,还真不好解释他为何能将如此重要信息转告兴亚公司。  想到这儿,柳主任看着老孙头那张已经被酒意染红的脸,突然在心中升起一个怪念头,“何不将此人拉入兴亚公司!这不是现成的管理人才吗?”柳主任想到这儿,便旁敲侧击地向老孙头展开“攻势”,并查看着他的反应,当柳主任确认这事儿“有门”,便就托故离开雅间,在饭店大厅的一个角落里,急忙和杜老板通话联系。  “好,干得好!就按你的想法办,咱们也给他个副总经理的职位,工资待来公司以后再议,告诉他,公司亏不了他的,好,就这么办!”  杜老板听到这柳主任的汇报,当即拍板同意了柳主任的建议。他在接到柳主任的这个电话以后,心中一阵狂喜,一想到明天柳主任不但带回诸多重要信息,还能将一位公司的副总经理挖了过来,这无疑是天上掉下来馅饼,真是老天助我一臂之力!  柳主任在他的想法得到老板的认可后,他心里盘算着,准备做这老孙头的工作,他下定决心,势必要将这老孙头明日带回兴亚。  此刻,在那豪华的雅间里,老孙头看着柳主任走出门去,他通过门缝,看到柳主任在大厅的角落里打着手机,他关上了门,回到座位上,那黑红的脸上,露出狡猾而又诡秘的冷笑,随即将一杯酒一饮而尽,便就一副悠然自得的神态,等候着柳主任的回来。  几乎没有什么障碍,柳主任和老孙头相谈甚欢,因为老乡的关系,又使得二人更是无话不谈。几乎没有使柳主任费什么周折,老孙头对柳主任的建议,便就爽快地应承下来。  老孙头决定了,要去兴亚公司,并向柳主任神色庄重地发誓般说道:“自己只能干个五六年,但是虽然时间“短”,一定会在杜老板的手下,尽忠效力,力争今年能够完成生产任务,明年一定会将公司经营突破五千万,你和杜老板就看我如何做事好了!”  这一顿午饭一直用了三个小时的时间,在回到老孙头的办公室之后,两个人接着继续密谋与策划着。  这一段时间里,刚好此刻嘉和公司的老总出差在外,反正是私家企业,不辞而别,在哪个公司都有的现象,也就不顾及别人了。明天就要走,时间是仓促了点,就看这老孙头如何把善后事情处理得当了。  就在这时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先前那个叫做小王的公司文秘走了进来,她对老孙头说道:“你家里来电话,说是刚才给你打电话,却是关机了,家里人要我告诉你,你媳妇病了,已经住进医院,要你寄些钱回去,等着急用。”  老孙头立刻着急起来,便向柳主任说道:“这如何是好?我的工资扣了半年的时间没有发,要不,我先等一等,待嘉和老总回来,我讨回工资以后再去兴亚,你看如何?” 共 32232 字 7 页 首页1234...7下一页尾页

包皮包茎
昆明专治癫痫好的研究院
昆明市癫痫中西医结合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