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本佳人江山文学网1

2019-07-14 00:00:09 来源: 临沧信息港

“满园春色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卿本佳人,奈何……太寂寞!”黑风骑士凝视着含羞的小柔,双目深情无限。小柔满脸飞红,猛抬头,正好迎上了黑风骑士装满柔情蜜意的闪亮黑眸,心又一次止不住地狂跳起来。——题记    【一】玉人魂已勾    繁华的夜上海,街上灯火缤纷,霓虹闪烁,如同一片绝色养眼的人间艳海。  就在这片绝色养眼的人间艳海中,也不知游曳着多少痴情的男女?  这些痴情的男女,又演绎出了多少说不清的孽情恶事?  “一缕飞云过西楼,玉人对镜正梳头。美眸流转眉端皱。春闺暖,月色柔,良宵此刻卿何愁?半笺痴语飘风口,纤指轻敲魂已勾。罗裳飘飞帘影幽。残酒冷,香腮瘦,芳心这般泪怎收?”在一个月色淡淡、风儿柔柔的寂静春夜,只穿着一条白色吊带睡裙的小柔,正痴痴地独坐在电脑前,托着瘦削的香腮,痴痴地看着刚刚填完谱、发表在自己QQ空间里的这阙新词发怔。  电脑屏幕的右下角,跳动着一个每天都令小柔心跳不已的QQ头像,是她近结识的一个男网友黑风骑士。  “香香小公主,现在在忙吗?还是一个人吗?”香香小公主是小柔的网名。  “唉,老公外出做生意快一个星期了,我身边还是连一个倾诉的人都没有……”小柔一边用白嫩如玉笋的纤纤细指飞快敲打着电脑键盘,一边又忍不住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别难过了,我今夜不是又准时来听你倾诉心事了吗?”  “虽然我俩在QQ上已经聊了这么些日子,可以说是能够推心置腹的知己朋友了。但我总觉得你这个人透着一点神秘,透着一点玄乎,甚至,深沉得有点让人不可捉摸。”  “神秘?玄乎?不可捉摸?也许是因为我俩还从来没有见过面的缘故吧?香香小公主,我今天忽然有一股特别想见你的冲动,可以见你吗?”  小柔忽然停止了打字,胸口如同小鹿乱撞,白润的光洁额角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听见黑风骑士说要和自己视频聊天,自己就立刻变得如此魂不守舍?站起身走到窗前,她轻轻推开了窗户。  温温柔柔的春风迎面吹来,轻轻吹动着粉色的窗帘,也轻轻吹动着小柔薄如蝉翼的白色真丝睡裙。  “滴滴,滴滴滴……”黑风骑士又找来了。  心潮起伏的小柔,觉得自己的思绪被黑风骑士搅成了一团解不开的情丝乱麻。  “唉,网恋大都是见光死。与这黑风到底是相见?还是不如不见?”小柔依旧犹豫不决,无奈之下,只得又郁郁地坐回电脑前。  “是不是生气了?快一点说话!”黑风骑士似乎真的急了,连发了一大串满头冒汗的QQ表情。  小柔看得扑哧一笑,纤指轻敲,在键盘上打起了字:“我在考虑呢!非要今天相见吗?”  “不见就不见,别这么吓我呀!”  “你就这么不经一吓?还自称骑士呢!今天你为什么特别想见我?”  “想你了呀,小笨蛋!岂止是今天,其实我早就想一睹芳颜了,只是不敢说而已,怕你生气不理我!怎么样,现在已经开始生气了吧?”    【二】泪沾红抹胸    “没有!我怎么会为这点小事生气呢?只不过我的摄像探头坏了,还没有去修呢。你能让我见见你吗?我想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小柔忽然突发奇想,想看看这个透着神秘的黑风骑士,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成功男士。是一个虚幻飘渺的网络帅哥?还是能真正在商海游刃有余的风流骑士?  “当然可以,可以!”黑风骑士回答得出奇爽快。  小柔颤手点击了视频聊天。  黑风骑士立刻接受了。  小柔终于见到了黑风骑士的真正面目:两道浓黑的剑眉斜飞上扬,一对忽闪的黑眸炯炯有神,上唇蓄着修理得整整齐齐的浓黑短须,乌黑锃亮的头发往后梳理得一丝不乱,显得干练而精神。加上一件黑色的T恤,说是像一个俊逸儒雅的骑士,还不如说更像一个从海外归来的富豪港商。  小柔托着瘦削的香腮,痴痴看着电脑屏幕上潇洒干练的黑风骑士,又想想自己那个只顾在外做生意、衣着打扮一点不修边幅的老公雷鸣,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小柔的丈夫雷鸣原来在公安局工作,后来涉嫌一桩贩毒案被公安局开除了。接着,雷鸣到某家公司里做了一个普普通通的推销员。后来,雷鸣竟然又莫名其妙地辞职不干了。从此以后,雷鸣就一直外出,说是做生意,可是到底做什么生意,却对小柔只字不提。  两人的关系在无形中渐渐降温、冷却、僵化。  小柔在极度的落寞怅然中,又想起了自己刚才填在QQ空间里的那阙愁词,黯淡下来的美眸无端地泪雨纷落。  “见到我了吗?失望吗?”  “没有,你比我想象中还有男人味!”  “谢谢抬爱,可惜我却见不到你的俊俏模样!”  “其实我的摄像头并没有坏。”  “我早就猜到了!今天实在不想让我见就算了,我又不会勉强你。等到你想让我见的那个时候再说吧。现在又在多愁善感了吗?‘双鬟不整云憔悴,泪沾红抹胸。何处相思苦?纱窗醉梦中’。这是你现在的样子吗?”  “胡说!你怎么知道我现在在流泪?”  “瞎蒙的。你真哭了?别哭了好不好?你一哭,我就乱了手脚。”  “胡扯!你又看不到我,别乱说话!”  “暂且不说这个了,你知道我现在身在哪里吗?”  “你不是说你的总公司在成都吗?你当然身在成都了!”  “错!我现在和你呆在一个城市里,也在上海!如果你现在心情烦闷堵得慌的话,可以告诉我你家的住址,我一会儿就可以自己开车赶来,并且还可以接你出去兜兜风,解解闷。”  小柔的心猛地狂跳起来,双颊火烧一样滚烫。  “说话呀!”  小柔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干脆不理黑风骑士接二连三着急挥汗的QQ表情,又一次站起身,径自走进了浴室。    【三】红粉感君怜    对着浴室里的大镜子,小柔理了理一头凌乱的披肩长发,觉得现在的自己简直就是一个独守春闺的怨妇。  与丈夫雷鸣结婚这几年,雷鸣在那一家公司做推销员的时候,一直因为要出差而难得回家。不干推销员了,又经常外出做生意。两人在一起的日子总是极少,小柔甚至开始怀疑,雷鸣在外面早就已经金屋藏娇了。  秀眉紧蹙,小柔忽然脱下了身上的白色吊带睡裙。黯淡的大镜子里,顿时春色耀目。  “你在外逍遥,我也去找一个!”小柔望着镜中的自己切齿道。    雷鸣并非在外金屋藏娇,而是实在有说不得的苦衷。此刻,雷鸣也并非在外逍遥快活,而是坐在从成都返回上海的特快列车上,这是小柔连做梦也想不到的。  坐在车厢里的雷鸣想到日益被冷落的小柔,心中不由生出了一丝愧疚,但同时也生出了一丝疑惑:自己不在家的时候,小柔真的是一个人独守空闺吗?  是不是这个疑惑,才促使雷鸣忽然从成都匆匆赶回?    小柔默默穿上真丝睡裙,缓缓走出浴室,坐回电脑前回复黑风骑士:“金雀钗,红粉面,花里暂时相见。知我意,感君怜,此情须问天。”  “想好和我见面了吗?你可知道,我对你的情意是真真切切,无须问天的。”  “少贫嘴!”  “我说的都是掏心的真话呀,请千万相信我!”  “我相信你便是!你现在在上海的哪个角落呢?”  “怎么?难道你还想自己出来找我不成?”  小柔面色一红,心里正是这么想。  “还是告诉我你的住址和手机号码吧,让我开车到你那儿后,再打你的手机通知你出来,好不好?”  小柔望着视频屏幕里神情急切的黑风骑士,托着香腮又犹豫了一会儿,终于将自己的住址和手机号码全都如实告诉了黑风骑士。  黑风骑士长长吐了一口气,道了声再见,匆匆下线了。  小柔也随手关掉了电脑,又一次走进了浴室里。  “我这是怎么了?怎么像忽然中了邪似的?”望着大镜子里脸色潮红的自己,想着黑风骑士即将来到自己的身边,小柔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兴奋和刺激。    【四】红杏出墙来    雷鸣所乘的特快列车已经停在了终点站——上海火车站。雷鸣的腋下夹着一只黑色的公文包,急匆匆下了列车,叫了一辆的士车往家中驶去。  家中浴室里的水声正在哗哗响着,里面的小柔想借用水龙头里的热水,将自己这些天郁积在心里面的所有不快和幽怨,全都通通地借水冲洗掉。  滚烫的热水,真能冲去淤积在心中的一切郁结吗?  挂在浴室墙壁上的一只精致的红色小提包里,突然响起了手机的清脆铃声。  “这么快就来了?”小柔来不及擦干湿漉漉淌着水珠的身子,急忙走过去取下挂在墙上的精致小提包,掏出手机接听了起来。  “准备好了吗?现在我的车子就停在你家的楼下,赶快下楼来吧。我接你出去兜兜风,为你解解闷。”手机里响着一个充满着磁性的男子声音。  小柔还是次听到黑风骑士的声音。  “马上好。”小柔慌乱地挂了手机,将手机放回了小提包,拿起干毛巾匆匆擦干身子,走到大镜子前,痴痴地看了自己一眼,然后拎着小提包走进卧室,套上了一件早就准备好的黑色吊带连衣裙,随即匆匆地走出,走出了这一间只留给了她无限寂寞与幽怨的春闺,匆匆地走下了楼。  楼下果然停着一辆轿车,一辆黑色崭新的奔驰轿车。  小柔抬起头,向着天上那轮皎洁的明月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强装平静地向着奔驰轿车走了过去。  车中坐的果然是黑风骑士,只是比刚才小柔在电脑视频里所见到的黑风骑士更加地真实,更加地优雅,也更加地让小柔心跳得不知所措。  “进来吧。”黑风骑士朝小柔绅士般地微微一笑,轻轻打开了车门。  “满园春色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卿本佳人,奈何……太寂寞!”黑风骑士凝视着含羞的小柔,双目深情无限。  小柔满脸飞红,猛抬头,正好迎上了黑风骑士装满柔情蜜意的闪亮黑眸,心又一次止不住地狂跳起来。  一坐进车里,小柔更有一种天旋地转的感觉。  车子终于启动,缓缓驶入了这个霓虹闪烁的上海撩魂之夜。  黑风的奔驰车开走不久,暗处掠出一个黑衣人,急匆匆往小柔家的楼上摸了进去。    【五】载取春归去    “你的真名叫什么?”小柔坐在奔驰轿车里心醉神迷,侧头看着全神贯注开车的黑风。  “叫我黑风好了,我也仍然叫你香香小公主,这样不好吗?”黑风双目专注地注视着前方,头也不转。  “这样也好,接下来你想带我到哪儿去解闷呢?”小柔有点陶醉的美眸,依然注视着黑风。  “到一个能够让你彻底忘忧释怀的地方。”黑风略带神秘地回答。  “那该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呢?”小柔有点好奇。  “到那里就知道了。”黑风还是没有透露答案。    “这位师傅,到了。”  正在胡思乱想的雷鸣如梦初醒,急忙付了车钱下车。  看着走进楼内的雷鸣,的士司机的脸上竟浮起了一抹极其诡异的狞笑。  雷鸣上楼不久,那个摸进他家楼内的黑衣人又如鬼魅般掠出,急急忙忙奔到了刚才雷鸣坐的那辆的士车旁。  “一切办妥了吗?”坐在车里的那个的士司机问。  “一切全按照黑风老大的指示。”黑衣人一边回答,一边打开的士车门,弯身钻入了车内。  “很好。我一定在黑风老大面前为你请功。”  的士车在两人的对话中启动了,飞快地消失在迷离的夜色中。  雷鸣立在自家门前,刚想抬手敲门,却见门的锁眼上贴着一张白色的小纸条。  雷鸣急忙揭下,只见白纸上龙飞凤舞地写了两句诗:黑风载取春归去,红杏香中歌舞。  诗的右下方,还题了一个张牙舞爪的“风”字。  雷鸣脸色一下变得刷白,哆嗦着手将纸条放进了右手裤兜里,然后掏出钥匙,打开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空无一人。  走进浴室,淋浴水龙头下的地板还是湿的。  “难道小柔刚刚离家?难道是被黑风带走的?这个王八蛋!”雷鸣心中怒极,低头打开黑色的公文包,取出一把漆黑锃亮、小巧精致的手枪,“抢了你一回生意,就动手绑架起我老婆来了!看来不用我这宝贝还真不行。可是黑风又是怎么会找到我家里来的呢?黑风和小柔又是怎么会认识的呢?……”  立在浴室中,雷鸣满脑子都是些巨大的问号。  “黑风载取春归去,红杏香中歌舞。”此刻虽然是温柔无边的春夜,但是正如纸条上的诗句所描述的那样,家中的所有春色已经俱被黑风载取了去,只剩下无边的寂寞与空洞。  “黑风载取春归去,红杏香中歌舞,红杏香中歌舞……红杏……歌舞……难道,是那家黑风常去的红杏歌舞厅?”雷鸣忽觉脑中灵光一闪,将无声手枪放入了左手裤兜中,腋下依旧夹着那只黑色的公文包出了门,匆匆走下楼,叫了一辆的士车往红杏歌舞厅疾驰而去。  的士车刚刚开出不远,在一个黑暗的角落里,忽然又开出了一辆黑色的轿车,悄悄尾随在雷鸣所坐的这辆的士车的后面。    黑风的奔驰车开到一家豪华的歌舞厅前停了下来,小柔跟着黑风走出了车子。  立在歌舞厅前,一抬头便看到了五个粉色的大字:红杏歌舞厅。  小柔低下头沉思起来。  “走吧。”黑风凝视着似还在犹豫的小柔。  来不及细想的小柔,跟着黑风走进了红杏歌舞厅。    【六】肌肤浑似玉    歌舞厅内灯光闪烁,忽明忽暗,还放着摇滚音乐,震天动地。  身处其中的小柔,一时之间有点找不到东南西北。  “怎么了?”站在一旁的黑风看着独自发怔的小柔,轻声问。  “我不大喜欢这种强烈的灯光和这种疯狂的音乐。”小柔低头道。  “你等我一会儿。”黑风钻进了纵情狂舞的男女人群中。 共 15449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专科医院治疗男科哪家好
云南哪家治癫痫病研究院好
多喝牛奶能限制抗癫痫病药物带来的副作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