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重征天下千二百五十七章尽在掌握

2019-11-21 08:30:05 来源: 临沧信息港

崇祯:重征天下 千二百五十七章 尽在掌握

4_441经过这一天一夜的挫败,并且自己还身受重伤之后,高迎祥不由得对官军的实力产生了一丝隐约的担忧。果真如顾君恩所説,官军不攻下山来,只是因为弹药不足么?还是有别的阴谋诡计?

但是经过反复思量之后,高迎祥还是决意采纳顾君恩的建议。一方面是因为他自己也想不出更好的主意,另一方面,潼关近在咫尺,他又坐拥数万精骑,实力空前强大,怎么也不甘心放弃到嘴的肥肉。

于是高迎祥立即下令道:“好!传我命令:刘哲继续正面攻打草链岭,顾君恩也继续从两侧岭上攻;张二、黄龙,你们两个各带三千人弃马步行,向东西两边绕行二十里,找路翻越秦岭,然后从北面包抄孙传庭。完成包抄后举火为号,总攻敌军。但是多只给你们一天限,不能耽误了攻潼关!”

众将立即领命分头行动。张二绰号“乾公鸡”,黄龙绰号“一斗谷”,也都是高迎祥手下有名的头目。二人立即从自己的营中挑选健壮士卒,开始找路迂回包抄。

在正常情况下,迂回包抄战术是一种非常有效的战术,也是流贼的拿手好戏,过去用来对付卫所官军屡试不爽。但是今天的情况却有些不同,流贼所处的位置位于崇山峻岭之间,实在不利于展开迂回包抄。

路只有一条,就是经过草链岭那一条;要想迂回,就只能翻山越岭,从被厚厚的积雪覆盖的原始森林中强行穿过去。所以虽然高迎祥只让他们迂回二十里,两军实际行走的路程却恐怕连一百里都不止。能不能在规定的时间之内抵达草链岭北麓

,张二和黄龙心里也没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当然,如果能够迂回成功,战局肯定会比现在对高迎祥有利。可惜流贼的一举一动,对官军完全没有秘密可言。因为官军占据的草链岭是秦岭东段的主峰,比周围所有山峰都高出一大截。孙传庭早就命中军登上峰dǐng瞭望,而且还不是用肉眼瞭望,而是用望远镜。

这支望远镜还是葡萄牙公主安娜在拍卖会上卖的那支。本来它被徽州商帮帮主许友三高价拍下,可是后来许友三因为向蒙古人走私粮食败露,莫名其妙地暴死了,他的家产亦全部被抄,这支望远镜也就落入朱由检手中。如今刚刚被李定国带到潼关,立刻派上了用场。在四十倍放大下,流贼军队的调动尽收眼底,甚至连高迎祥的军帐都看得一清二楚。

与此同时,刘哲和顾君恩也再次指挥流贼攻了上来。刘哲也真是动了脑筋,让这些流贼身披三重铁甲,目的就是加强对枪弹的防护,从而起到消耗官军弹药的目的。还别説,这一招确实管用,因为铅弹不像前世的锥形子弹,穿透力是比较差的,打穿一层铁甲还可以,三层就真打不透了。

但是流贼的处境并没有因此而改善。首先,三重铁甲加在一起重达数十斤,本身就是一个极大的负担。本来攀登草链岭这样的陡峭山峰就很费力,再穿上几十斤的累赘,走都快走不动了,还如何快速进攻?

其次,不管穿几重甲,流贼也不可能把自己完全包起来,起码脸部还有一部分是裸露的。他们走得又慢,正好成了官军鸟铳手比较枪法的活靶子。每当一个流贼被铅弹一枪爆头,倒在山路上后,由于奇重无比,也来不及拖到一旁,反而成了进攻的阻碍。在抛下数十具尸体之后,流贼的第二波正面突击又宣告失败。

顾君恩则比刘哲要狡猾一些。高迎祥让他指挥手下从东西二岭上继续猛攻,他可没有完全按高迎祥的命令执行。虽然他共派出两千多人登山,看起来气势汹汹,可大部分人都是在速射炮的射程之外慢腾腾地爬山,进入射程的流贼人数既少,站得也非常分散。

顾君恩的算盘打得很精。他看出来了,只有人比较密集、而且对官军威胁还比较大的地方,官军才会开炮。只要站得足够分散,官军就舍不得开火,这样他就可以少损失部下。当然,这样也无法对官军造成什么威胁,但是有其他几路流贼去送死就够了,他还想尽量保存自己的实力。

可惜他猜对了开头,却没猜对结局。官军确实不开炮了,可是又换用了一种更加的武器:鲁密铳。

在军工厂的生产安排中,鲁密铳排在比较靠后的位置,远不如手榴弹和鸟铳,甚至还不如速射炮生产得多。这主要是因为鲁密铳制造难度很大,报废率高,在工匠奇缺、产能不足的情况下,朱由检只能优先安排多生产制造相对容易、面杀伤力大的手榴弹等武器。

但是这并不代表朱由检就不重视鲁密铳了。这种枪射程可达一百五十步,也就是一里。虽然和现代的枪械射程无法相提并论,但在这个时代,已经远胜弓箭,从而成为远距离射杀的利器。

按照秦兵的建制,每一个步兵营配一个狙击班,狙击班的标准配制就是燧发鲁密铳。实际上,军工厂还生产不出来这么多鲁密铳,而且培养一名神枪手也很难。就拿解勇的秦兵第五团来説,这一年多来几次扩军,已经达到一万多人,但狙击手也仅有三十多人而已。

为了打好这次的草链岭阻击战,孙传庭把这三十多名狙击手全调了过来。朱由检还特意从孟拱的部队里临时抽调了二十名狙击手,和李定国一起赶赴潼关,所以现在草链岭上共有五十名狙击手。

战斗已经打响了一整天,期间狙击手们只参战了一次,就是在阵前狙击高迎祥。没想到高迎祥命大,带伤逃了回去,这让狙击手们感到十分丢人。虽然孙传庭和解勇没有责备他们,他们自己却觉得犯了大错,也一直憋着一股劲,想在后面的战斗中为自己正名。

现在机会终于来了。看着对面岭上分散迫近的流贼,狙击手们在各自的阵位上架好鲁密铳,深吸一口气,开始了有史以来规模的一场狙杀!。

安徽济民肿瘤医院预约挂号
解放军二六一医院
武汉癫痫哪个医院好
拉萨男科医院哪家好
遵义十大癫痫病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