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眼 百二十章 你的威风哪里去了?_1

2019-09-26 03:34:59 来源: 临沧信息港

法眼 百二十章 你的威风哪里去了?

杨任不再客气,右手变掌,带着强烈的掌风,向梁久立的肩膀横拍过去。

梁久立由于一匕首击中空气,收势不住,来不及躲闪,正好被杨任的手掌拍了个正着,被拍得从原地横空飞起,在空中划了一个弧形,噗嗵一声,摔在十五米之外的灌木丛里。

“玄阶二级武者,力气五百五十斤。”

“哇,锤子竟然这么厉害!”围观的同学看的目瞪口呆。

左承见梁久立都被拍飞,吓得心神振颤,悄悄地躲到树后面,金力和赵夜白本来可以爬起来的,见此情景,赶紧再次趴在地上,嘴里直哼哼。

莫天逸见武功的梁久立都被杨任拍飞,其他几人还躺在地上,知道自己错估形势了,踢在铁板上了,此时的应对策略就是立即跑路。

莫天逸也练过武功,他的速度很快,尤其在逃命的时候,潜力受到激发,速度更快捷,宛如被狮子追赶的蹬羚,在一瞬间达到百米九秒九的速度,像一阵风一样向校门口方向逃窜。

莫天逸是闹事的头子,杨任哪里能让他逃走?

“哪里跑!”杨任身形闪动,卷起一股狂风,宛如猎豹追击斑马,顷刻之间就追上了莫天逸,他的速度比后者快了好几倍。

杨任追到莫天逸身后,一脚踹在后者的膝盖弯里,把他踹了一个狗啃泥。

“噗嗵~”沥青地面很硬,莫天逸的门牙都被磕断了几颗。他忍着剧痛,四肢着地,在地上向前爬行,宛如一只狗熊。

“黄阶六级武者,力气三百六十斤。”

“有人犯太岁,煞气加六分!”

“你还想走?!”杨任大喝一声,抬脚踏在后者的背上,把后者直接踩塌得全身着地,如果不是地面上铺着沥青,那一下可以把后者踩进土里。

莫天逸眼前一黑,背脊骨发出咔咔的骨折声,整个人瘫倒在地上,动也动不了。。。

“你不是莫少吗,你刚才的威风到哪里去了呢?”杨任奚落道,脚踏莫天逸,眼神凛冽地扫过其他几个人。

左承躲在树后面,金力赵夜白趴在沥青路面上,梁久立则躺在灌木丛里,脸都挂花了。

“看来故事要逆转了!”围观同学心里很开心。

“有人犯太岁,煞气加七分!”

“瘪。

法眼  百二十章 你的威风哪里去了?_1

。。不!瘪哥。。。不!。。。杨哥饶命!”莫天逸忍住剧痛,忙不迭地向杨任求饶,他有些慌不择辞,说话也很吃力,被杨任踩得有些透不过气来。

“你还要我磕头道歉,发誓,甚至要我的命吗?”杨任俯视着刚才还不可一世的莫天逸,厉声申斥道,眼神带着笑虐。

“不敢不敢。这都是误会!”莫天逸以一个很吃力地姿势扭头仰视杨任。

“误会?我却觉得不是误会!”杨任冷笑,抬手指着莫天逸的鼻子,“我这个人从不欺负别人,但是也不能容忍别人无故欺负。你既然跟师妙舞不是男女朋友关系,为什么还要限制我跟她来往?”

“我错了。请杨哥海涵!”莫天逸低声下气说。

“错了?假如说一句错了就可以了事,那还需要警察和监狱干什么?”杨任掷地有声。

莫天逸战战兢兢问:“杨哥怎么样才能放过我?”

“怎么样才能放过你?就按你自己所说的话做!”杨任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用手指着莫天逸的鼻子,语气平静地说,“你给我磕头道歉,并发誓不再靠近师妙舞半步!”

周围围观的同学一个个面面相觑,小声嘀咕道:“这锤子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啊!”“什么睚眦必报?这叫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不管怎么说,锤子变了一个人,以后我们都不能惹他!”

“有人犯太岁,煞气加七分!”

“这。。。”莫天逸迟疑了,他苦苦追了师妙舞两年多,现在这死瘪三反而要他发誓不再靠近师妙舞半步,他哪里能发这样的誓?他哭丧着脸说,“杨哥,我可以向你磕头认错,但是我不能发誓啊。”

“你说什么?”杨任瞪眼道。

“杨哥,不是我不发誓,是我有难处啊。我家和师家是通家之好,叫我不靠近师妙舞。。。这恐怕做不到啊。”莫天逸战战兢兢向杨任解释,脸上露出讪笑。

“难处?”杨任冷笑,脚下加重了力量,踏得莫天逸的背脊咔咔作响,似乎有骨折的声音传出。。。

“哎哟。。。”莫天逸被踩得像杀猪一样嚎叫起来,脸上大把的淌汗,脸型都扭曲了。

金力,赵夜白,梁久立还趴在地上哼哼,没有一个爬起来,不知是真的爬不起来还是装的。

“莫少,好汉不吃眼前亏,你就答应杨哥吧。”左承婉言劝导莫少,他受伤轻,但是他心里也慌,因为这几个人中他的武功底子差,甚至比莫少还差,其他四人都被杨任轻易撂倒在地,他如果被杨任拍一下的话,恐怕要飞出二十米。

“杨哥,你不要踩了,我答应,我认错,我发誓。”莫天逸听了左承的劝导,赶紧乖巧地叫道。他虽然在景湖郡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但他也是一个见机行事能伸能屈的主。

“这还差不多!”杨任冷哼了一声,把脚从莫天逸背上移开。

莫天逸如获大赦,爬起来,在杨任面前恭恭敬敬跪下,不要钱地磕头,口内念念有词:“我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杨哥,杨哥大人有大量,杨哥大人不记小人过,请杨哥海涵。我发誓。。。以后不再。。。靠近。。。师妙舞。。。半步。”前半段说辞他说得很利索,后半段结结巴巴,半天才说完,说到后来,脸色煞白煞白,汗水大把大把地淌。

“如果你再靠近她了呢?”杨任瞪眼问,声音不怒自威,宛如天神。

“有人犯太岁,煞气加七分!”

莫天逸吓得一哆嗦,阴鸷的目光快速转动,向梁久立等人扫了一圈,那几个人还趴在地上没起来,他没有办法,只好一咬牙,恨声道:“如果我再靠近她了。。。出门被飞机撞死!”

“哈哈~”围观群众哄堂大笑。

杨任知道莫天逸发的是一个牙疼咒,没有什么约束力的,但是对方能有这么个态度就行了,难不成真把人家打死不成?再说,他眼角的余光瞥见一二百米远处四五个校园保安手持警棍正向这边急匆匆赶来。

“滚吧!”杨任从莫天逸身上移开脚,然后转身穿过人群,向宿舍楼走去,头也不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版阅读址:m.

酒泉白斑疯医院
酒泉白癜病医院
酒泉白癜风
酒泉白癜风好的医院
酒泉白癜风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