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战尊第二百九十三章五煞炼血

2020-01-23 18:31:10 来源: 临沧信息港

无上战尊 第二百九十三章 五煞炼血

此时此刻都是人为石落必死无疑,毕竟在仙门五煞联合布置出来的五煞炼狱阵中,不是天乾境强者,谁能会活着走出来呢?

五煞面色露出一丝得意,魏延和田震陷入到昏迷之中,唯有郑杉在那一旁焦急的思索着对策。他虽然心如急焚但却不会像魏延难办没有脑子,一股劲冲上去,却不顶任何的作用。

但是哪怕如此,一向机智多谋的他此时竟然搜刮了脑瓜,竟然想不到丝毫的办法,五煞炼狱阵,传言是刘老长老从一密地中得到,诡异不说威力更是惊人。刘老当年都自称,只要有了这个法阵存在,仙门五煞可以挑战仙门天乾境以下所有修士。当年传言若不是仙门地址比试是单打独斗话,仙门第一人紫凌都未必是他们的仙门五煞的对手。

原先自己还一直不相信但今日一见却容不得自己不相信。如此战力,仙门的地坤境巅峰的长老也未必能够安全摆脱掉着五煞炼狱阵的围攻。

“怎么办?怎么办?一定会有办法啊,一定会有办法的.郑杉来回踱步着,面色焦急中更是滴下滴滴热汗。时而张望着石落,焦急中带着浓浓的不安。

“大哥,这个小子死定了。你看的生命气息都弱成这样了,随时都会熄灭……”被石落废掉一条腿的乐煞,狰狞的笑说道。看着石落,眸子深处则是那浓浓的恨意,仿佛此时将石落击杀也无法消除他心中的那股怒火。

蛮煞得意的哈哈大笑,这小子虽然实力强横但又如何,还不是要死在我们几人手中。魅煞通红的俏脸中露出解恨之色,刚才自己的玉体就是被眼前这个小子狠狠揉捏了一般。此时即使杀了他也难以平复自己心中的怒火,等下一定要将他五马分尸,葬身荒野,让蛮兽吃掉他的内脏。

相对他们三人的得意和猖狂,智煞和鬼煞却是不喜不悲,神色中带着惊异的同时心中更却是冒出了一丝的不安。

“大哥……”智煞目光看向石落,神色中露出浓浓的忌惮。直接与鬼煞传音说道。

“三弟,你不要多说,我知道。加大攻势,我就不信我们的五煞的合围之力,还不能把一个小小神通修士给灭掉。”鬼煞低沉的说道,猩红的眸子闪烁间,无数条丝丝的血红之色没入到石落的双眸之中。

智煞闷哼,无边的蓝色火焰翻滚,魅煞,乐煞以及蛮煞一愣,但随即嘿嘿冷笑间同样加大了攻击。在他们看来,大哥和三哥对石落恨之入骨,恨不得早点要将石落彻底解决掉。

然而他们却不知道,此时智煞和鬼煞丝毫没有他们三人所想象中的那么轻松,五煞炼狱阵的强悍之处,没有比他们两人最为清楚,只要催动起来,顷刻间便是可以灭杀地坤境初期的强者。

此时他们已经将炼狱阵催动到了九成左右,在增加一份就到了极致。按照这种状态,即使地坤境的强者此时也变成了灰烬然而此时此刻的石落,虽然状态看上去马上就要死亡了但他的生命气息却始终存在,尽管不强但却从未彻底消散。仿佛在五人将他给束缚的瞬间,他声明后气息就一直是这个状态,从未发生任何的改变。

而自己侵入到他识海中的灵魂力量,更是从畅行无阻,没有遇到丝毫的反抗。此时此刻自己的神魂仿佛一把利刃在他的识海中的搅动但他的神魂竟然没有发出一丝一毫的反抗,甚至自己隐隐感觉他的神魂早已经不寄居在他识海之中。隐藏在一个很是隐秘的角落,让自己根本无法的察觉,等待关键时刻,给自己一凌厉反击。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魅煞三人也是渐渐察觉到了其中的诡异之处,收起刚才的得意之色,面色凝重无比。

而此时的石落的神魂则是隐藏在黑龙的身体之中,自己与黑龙有着血脉链接,可以说两者的神在一定程度上完成了融合,隐藏在黑龙的躯体之中,根本没有丝毫的问题。

也正是因为石落的神魂尚存,冥冥之中与肉身有着一丝联系,从而导致了他生命的气息没有彻底陨落。

“难道你就不想着出去吗?就这样的一直等着吗?’还没有彻底苏醒过来的黑龙,传出一丝神念很是不满的说道.

石落双手一摆,很是不解问道:‘出去,干嘛要出去。他们此时此刻攻击我,以为我被他们重创,却不知道他们确实帮了我一个大忙。”

咧嘴露出笑意的石落,很是得意的说道。五煞的攻击可以说很是犀利和霸道。若不是石落神魂恰好有黑龙的身体寄的话,自己恐怕哪怕不死也会重伤。虽然这对于自己而言是一场危机但也不得不说也是一场机缘。

自己因为没有彻底将血将的紫黄色的晶核炼化,导致了自己体内气血太过旺盛躁动,进而引发了心中欲念的滋生。平日的话,石落也能将其给解决掉但此时危机关头,五煞根本不给自己任何的机会。

但谁知道他们五煞所施展出来的炼狱阵,冥冥之中却是帮了自己的大忙。蛮煞的阴煞之风,冰冷无比,将自己的全身筋脉冰封,连带着躁动气血也随之安稳下来。

从而让自己的因为气血翻滚而引发的欲念得到了缓解。当然若仅仅如此也算不得上什么大忙,最为重要的是智煞的那幽蓝色的火焰,此时浸入到自己的体内,将自己体内灵力燃烧但却因为自己血族气血之力的存在,形成了一层屏障,将自己的灵力包裹住,免遭火焰的燃烧。

最为重要的是,那蓝色火焰明明之中将隐藏在自己体内的气血之力给彻底的融化开来,化为温和但却磅礴的气血融入到自己的体内,可以说那原本没有彻底炼化的气血在智煞的帮助下渐渐被彻底炼化,成为滋养石落肉身的气血。

至于那鬼煞的神魂攻击,魅煞的魅惑是石落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唯一让石落略有些担忧是乐煞,他自身的面貌的变化,仿佛在短短数息间就从一个孩童成长到一个大汉,而伴随着这个成长,他自身的实力也是增长了一倍之多。

这还不算,他的攻击很是其他,隐隐中蕴有时光的道法,落在自己的身上,让自己的肉身隐隐不由浮现出历经时光的腐蚀之意。石落不语但心中却早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

时光道法,这种修炼之法,哪怕前世的自己只是听过,从未见过。石落黑眸凝聚间,黑光闪烁紧盯着乐煞,对于其他人的攻击,石落从未放在新生,五煞实力惊人但还不值得自己的全力备战,现在的石落只想搞明白这乐煞着时光道法到底是怎么回事。

“有些意思?”石落眉目一挑,看着乐煞,轻语说道。话音落在五煞耳中微微一震,满脸惊讶错愕的看向石落,什么意思?难不成在我等五煞炼狱阵中他小子还没用动用自己的权利吗?

五煞心中疑惑,然而还未等他们想明白。石落便以自身的行动,告诉他们答案。眉头一皱的瞬间,隐藏在黑龙的中的神魂之力翁然爆发出来,似巨浪滔天,更似泰山压顶。

智煞的幽蓝色的火焰此时已经将自己的身体之中滞留的气血之力炼化的七七八八,剩下的自己完全可以自己解决,既然如此,自己又何必在隐藏下去。

伴随着他的神魂的散出,仿佛激流的江水,瞬间将河道填满,原本化为一道道神魂缝刃,不断撕裂石落的识海的鬼煞神魂之力,甚至还未反应过来便是被石落的神魂以势如破竹之势力,直接碾压破碎不说,甚至来一丝都未逃出,便是被石落钠神诀炼化,成为自身神魂的一部分。

“怎么可能?”在被碾压的瞬间,鬼煞的虚幻的身躯顿时闪现出来,面色如潮水般涌上通红之色,一双原本血色眸子望着石落,满是惊悍,下一刻一口鲜血喷出,双眸空洞间险些昏厥过去。

“大哥……”智煞和蛮煞面色陡然一变。惊愕的同时浮现出一丝的畏惧。

“不要在留手,他根本没有受伤。、”鬼煞近乎低吼的喊道。若不是刚刚亲自领教了石落的实力的话,自己又怎么可能会相信。这个小子的神魂在自己的攻击下竟然没有受到丝毫的伤害,而就在刚才自己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神魂被强势碾压,破碎,最后更是被对方给吸收。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妖孽存在,竟然有着如此的实力。鬼煞心中越想越怕,一向杀人如麻,从不知道什么叫做恐惧的他不知何时起,隐藏在心底最深处的惧意开始涌动出来。

“时光道法,有些意思。”就在蛮煞几人加大攻击的瞬间,石落原本紧闭的双眸陡然睁开,下一刻蛮煞攻击所形成的的冰封,瞬间传出噼里啪啦的碎裂声,他的肩膀微微抖一抖,冰块尽数抖落,下一刻间他一步迈出,全身黑光亮起的瞬间,便是将智煞的幽蓝色的火焰尽数淹没。

看都不看几人,眉宇一凝,冷哼一声,魅煞四周的血海顿时微微一顿,仿佛被震慑一般。

“怎么可能?,我们的五煞炼狱阵,虽然不敢说无敌但至少要对付天乾境初期也是有着一战的实力但怎么可能会此时镇压不住一个小小的神通强者?“

看着石落,面色潮红,全身更是充满了一种隐隐而动的爆炸气势,这哪里是受了伤的样子,这根本就是吃了十全大补药,生龙活虎的样子。

“快退……”鬼煞此时哪里还搞不明白,低喝同时,身躯化为一道残影便是要遁离。剩下四人心中也是明白,在话音未落的瞬间,便是发动自身灵力,要四散离去。

“想走,可以。但这个人一定要留下……”面对几人的离开,石落笑说道,自己单凭一人根本无法将他们五人尽数留下,毕竟此时此刻自己之所以能有一种无敌之姿碾压他们,并不是因为自己的实力已经成长到了如此强横地步,而是自己借助刚才的炼化紫黄色晶核的之中强横的气血之力剩余,强行将这五煞炼狱阵给破开。

石落冷眸一扫,顿时看到乐煞的那庞大的身躯就要遁离远去,说也奇怪,在这个过程中他的身躯竟然竟然在数步的时间内再次恢复到了原先的孩童样子,只不过与刚才相比,他的身躯略显佝偻而面色上的皱纹更是稠密了几分。

“要的就是你”石落一声低喝,脚步迈开,九级震天踏轰轰迈出,气势攀升间速度仿佛化为了闪电,两步便是来到乐煞的身后,大手探出,乌光炸起,便是狠狠朝着乐煞的后背抓去。

威海市文登中心医院
重庆华肤皮肤病医院的电话是多少
佛山重点牛皮癣医院
淄博有没有治白癜风的医院
武汉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