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错爱一个华丽转身

2019-07-13 02:58:18 来源: 临沧信息港

给错爱一个华丽转身

初恋还是在大学毕业实习那年,他是我的实习老师。那年我刚刚21岁,还只是个大孩子,不谙世事,整天穿着迷你裙、小吊带,嘻嘻哈哈的,生活就像热带的夏天一样,美丽炽热。

毕业实习的时候,我被分到市中心某医院内科。我原以为带自己的老师会是一个已经进入不惑之年的专家,严肃刻板,跟我们有着不可逾越的代沟。可当他出现在我面前,对我说“我就是带你实习的医生”时,我心里跳跃着一份惊喜。哦,真好!我眼前的他很年轻,穿着白大褂,身材微微显胖却不臃肿,齐齐剪短的指甲,微微露出的黑色衬衫领,干净的卡其布裤子,举手投足之间透露出一个三十来岁男人的稳重和儒雅。

从外形带来的好感开始,他很快就把我深深地吸引了。在我眼里,他是那么完美。我喜欢他对病人的亲切和善,喜欢他对我的细心指点,喜欢他耐心地听我不满的抱怨,喜欢他在我不如意时发来安慰的短信……开始,我把这些对他的喜欢,都当成学生对老师的崇拜。

那一天,我偶然从另一名医生口中得知,他并不是我想象中的单身一人,已经有了家室,妻子是他的大学同学,温柔美丽,在另一家医院工作,他们俩是大家羡慕的模范夫妻。听到这些话的时候,原本展在我脸上的笑容突然僵住,心很痛,像是被人狠狠揪了一把。

那天晚上,我整夜都睡不着。我突然发现,我爱上了他,在知道他已经有家室的时候,我感觉到了自己对他的爱。与他优雅美丽的妻子相比,青涩的我只是一只丑小鸭。我不是什么都不顾的女孩,看上去整天嘻嘻哈哈,骨子里却很保守,除了“恨不相逢未嫁时”外,我只能羡慕他的身边有个她。

理智往往无法抑制已经陷进去的感情。好几次,看着他的背影,我都有一种冲上去表白的冲动。我不知道,我的理智到底还能够维持多久,我的心在不断挣扎……

那天轮到我上夜班,刚来到内科病房,准备去更换工作服,却听到了他那熟悉的声音,还有一个女人甜蜜的笑声。我转头一看,是他和他的妻子站在医生办公室里,他妻子的手上提了个饭盒。显然,她是怕丈夫在医院食堂吃不好,专程来送饭的。

因为不知道旁边还有人,他亲昵地揽着妻子的腰,讨论她肚子里宝宝的问题。他说:“我想要个女孩,我喜欢自己的宝贝是个小美女。”他挺着大肚子的妻子一脸甜蜜,指着他的鼻子说:“自私,你知道女儿疼爸爸。”然后转过身去装作生气的样子。他从背后搂住妻子,深情地说:“我只是希望我们的女儿像你一样,美丽大方,温柔贤惠……”看着眼前如电影般的情景,看着两人幸福的表情,我呆住了,任由眼泪在脸上流淌。

那一夜,病房里平安无事。我一个人躲在医生休息室里,带着耳机把刘若英的《很爱很爱你》听了一个晚上。那一夜,我流着泪用刘若英的歌词为自己“洗脑”,一遍遍告诉自己:“她的确是更适合你的女子,我太不够温柔优雅成熟懂事……很爱很爱你,所以愿意舍得让你,往更多幸福的地方飞去。”

过了那一夜,我不再纠缠那个永远无法解开的心结,我学会了把这一段暗恋的情事深深收藏。我告诉自己,在错误的时间遇到他,只能说明这份感情不属于我。在另一个对的时间,我一定会遇到一个懂得爱我、疼我、宠我的人,属于我的真爱就在前面等我!

认识天宇(化名)是在我正式工作以后。我在一家医院工作,生活安静平淡,有时会有些无聊,不上班的晚上,我常到一个文学论坛上逛,偶尔也会发几篇代表自己心情的小文章。我的文字总是淡淡的,所以关注的人不多。而天宇,是那个每帖必跟的人。

慢慢地,我知道我们两人竟然曾就读于同一所大学,只是不同年级,一种亲近感油然而生。他给了我号,我们便常常在上聊天。不知不觉中,与他在上聊天,成了我每天的必修课,而那个让我们相遇的论坛,我倒很少去了。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我们在络中感受着彼此关爱的温馨和感动。

圣诞节要到了,我和天宇相约在上共度平安夜。

我说:我要礼物。

他说:我们是中国人,不过这种洋节日。

我知道他在故意逗我,便也调皮地气他:你就是小气,你这个小气的男人!

那边跳出一个抽烟的臭脸头像,他说:我给你钱,行了吧。

我得意地发了个笑脸,让他给我送来。

于是,我们在聊了很久后,决定在平安夜见面。见面时,我们竟然像老朋友一样,没有一丝尴尬。我们一如在上般快意笑骂,玩得非常开心。临别时,我们的手牵到了一起。我知道,我们恋爱了。

相爱后不久,忙碌的他又要出差,而且一去3个月。一想到他要去的城市还是很冷的冬季,想起他的衣柜里是清一色的黑色外衣,我决定给他一份惊喜。我在上淘了又淘,终于发现了一件纯蓝色的羊毛衫,肘部和肩部还有防皱的小牛皮。我笑了,开始想象他穿上这件毛衣的帅模样。于是,我在送货地址栏填了他出差公司的地址,一个小“阴谋”轻松搞定。

终于盼到了他回来的那一天。在机场,他不顾所有人异样的眼光,给了我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他松开我,取出一个精巧的小盒子,里面放的竟然是我许久以前在上聊天时偶然提过的那条项链!他凝视着我说:“那天我听到有我的快递包裹,以为是厂家退回来的我们公司的产品,打开包裹的瞬间,温暖的蓝色出现,我知道就是你的杰作!我穿着这件毛衣找遍了那座城市大大小小的首饰店,终于为你买来这条名为‘心动’的项链。”

天宇帮我戴上了“心动”项链,我知道我的心真的动了。这一次,我终于在对的时间,遇上了对的人。

不久,我成了天宇的妻子。如今,我们又有了我肚里的小宝宝,我们一起期待着宝宝的降临。

有时,我也会想起我那段随风而逝的初恋,每当这时我就会偷偷庆幸自己当初的选择。如果我当初执着于那段不属于自己的感情,强行去争取的话,换来的恐怕就是一个大家都受伤的结果。而现在,我不用再羡慕我的“师母”了,因为我也像她一样得到了属于自己的真爱。

白癜风早期能治吗
南京有哪些免疫科医院
山西有哪些新生儿科医院
湛江治牛皮癣哪家专科医院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