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上海浦东旧地图标示日军侵华时慰安所图

2018-11-06 09:38:13

上海浦东旧地图标示日军侵华时“慰安所”(图)

昨天,中日韩学者会聚于上海师范大学举行的亚洲“慰安妇”问题工作会议。与会学者展示了一张当年上海“浦上路慰安所示意图”(在现在的浦东新区东沟路附近)。

央广北京2月9日消息(温飞)据中国之声《晚高峰》报道,这两天,由上海师范大学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和韩国成均馆大学东亚历史研究所联合主办的亚洲“慰安妇”问题工作会议正在上海举行。来自中国、韩国、日本的学者,呼吁各国应更大程度地开放“慰安妇”、“慰安所”相关档案文献。对慰安妇问题研究长达20多年的上海师范大学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主任苏智良表示,中韩学者计划将“慰安妇”文献与调查资料共同申报“世界记忆遗产名录”。

申报“世界记忆遗产名录”,将会面临那些具体的工作?又会面对怎样的困难?如果申遗成功,将对日本正视历史问题带来怎样的影响?为此,中央台今天中午采访了苏智良。

苏智良介绍说,与会的中、韩、日学者一致认为,有大量的证据证明,日本政府和日军实施了军事性奴隶制度,这些证据主要有:存放在中、韩、日三国的日本各级政府的大量文献、战时日军设立“慰安所”的档案、日本老兵的回忆录、受害者的口述资料、历史见证人的回忆录等。苏智良还出示了一张当年上海“浦上路慰安所示意图”,再次为这段悲惨历史提供了铁证。[1][2]下一页苏智良:这个图是在浦上路的日军慰安所在的日伪上海特别市政府的档案里面,是当时日本控制下的伪政府、傀儡政府的行为,这个图的公布表明这个是由日本控制的这些日伪政权指导下建立的。这只是我们我们现在掌握的数以万份资料的一份而已,证据是非常非常多的。

对于这两天会议达成的一系列重要共识,苏智良表示,中国与韩国学者未来将加强“慰安妇”档案资料的交流,合作建立“慰安妇”问题研究的专题站,特别是计划将“慰安妇”文献与调查资料共同申报“世界记忆遗产名录”。

苏智良:大家都做了20多年的调查,我们已经掌握了数以百万字的档案、文献、口述资料。为了的保留这些资料,我们要共同申请“世界记忆遗产名录”。我们接下来要各自整理和提出名目,因为这个名录既在中国大陆、台湾,也在韩国和朝鲜,我们确定后共同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请。明年是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70年,我们要以明年为基点,加快整理工作。

世界记忆文献遗产是世界文化遗产保护项目的延伸,它是指符合世界意义、经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工程国际咨询委员会确认而纳入的文献遗产项目,侧重于文献记录,包括博物馆、档案馆、图书馆等文化事业机构保存的任何介质的珍贵文件、手稿、口述历史的记录以及古籍善本等。记忆文献遗产是世界的一面镜子,同时也是世界的记忆。

就在上月,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2014财政年度拨款法案,首次把“慰安妇”议题纳入国会法案,敦促日本政府正视这一问题并道歉。苏智良表示,这也为“慰安妇”文献与调查资料共同申报“世界记忆遗产名录”带来了一个很好的契机。

苏智良说,中韩两国是日本军历史。

苏智良:如果联合国把它确定为“世界记忆遗产名录”的话,也就是肯定了这些文献的真实性,也就是进一步把日本政府和军队实施行奴隶制度这样一个反人类罪行钉在耻辱柱上,使得未来的人们能够的记得、反省和批评这种暴行。

苏智良也坦言,申请“世界记忆遗产名录”也面临着诸多困难和挑战。

苏智良:首先慰安妇资料的真实性我们要认真的鉴定,要准确无误;其次就是要和档案馆(局)合作,因为有很多日伪的档案是在档案馆;第三个是对幸存者口述历史的记录。这方面我们做了很多的工作,比如拍照片、录像,记录她们的苦难,我们也请了国家公证处对她们受害的情况进行公证。其实我们一直在做,为此准备了20年。我是从1993年开始,做慰安妇的问题的研究和申遗的调查。如果我们做得好,我认为申遗困难不大。但是有可能日本的右翼会阻挠和干涉,但是我想这是阻挠不了的。

原标题:上海浦东旧地图标示日军侵华时“慰安所”(图)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前一页[1][2]

天天斗地主
互助资金盘
蒸汽洗车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